梳理2013中央改進黨風政風系列規定
  中央對私人會所內的腐敗行為“窮追猛打”,表明我國反腐正步入深水區,決心堵住可能讓腐敗行為有機可乘的制度漏洞。不讓一些人抱有僥幸心理的大環境已初步形成,反對鋪張浪費的全民監督也比任何時候都嚴密
  □本報記者趙麗
  會所是一個密閉的、具有良好私密性的少數人空間,是商務活動和個人交往的最佳去處之一。私密性是隱私的屏障,同時也是人性放縱的閘門開關,因此會所也經常成為藏污納垢之所。在2013年,隨著中央一系列劍指“會所歪風”的規定出台,會所——這個對普通百姓來說比較陌生的地方,成為了街談巷議的話題。
  2014年元旦前夕,中央紀委、中央教育實踐活動領導小組更是發出通知,要求嚴肅整治“會所中的歪風”,並要求黨員領導幹部作出不出入私人會所的承諾。通知指出,近年來,一些地方將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變為私人會所的現象屢見不鮮,其中存在違法設立經營、侵占群眾利益、助長奢靡之風、滋生腐敗行為等問題,群眾反映強烈。特別是一些黨員領導幹部出入私人會所,吃喝玩樂,甚至搞權錢交易、權色交易等,嚴重影響黨風政風,帶壞社會風氣。
  在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看來,會所腐敗導致的最嚴重後果就是衍生出一系列權錢交易,會所腐敗的危害程度的確高於簡單意義上的公款吃喝。會所具有隱蔽私密、缺乏監管的特點,容易滋生變相腐敗,採取有效措施遏制會所腐敗刻不容緩。
  “見光死”的會所歪風
  它們或坐落於高樓大廈,或隱藏於衚衕僻巷……近年來,一些地方的會所越建越多,有些官員也開始出入會所,“會所歪風”開始成為一種新型腐敗。
  受訪的多位反腐專家均向記者表示,會所歪風早已不是簡單的吃喝問題,而是成為了導致官員腐敗的溫床。記者註意到,在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原總經理唐若昕受賄案、中煤集團原副總經理張寶山受賄案中,兩人均利用職權收受高爾夫會所卡,價值達數十萬元。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醫療器械司原司長郝和平,受賄的高爾夫俱樂部會籍卡、會員卡有3個,摺合人民幣50萬元之多;藥品註冊司原司長曹文莊案的突破,亦是從一張會員卡上找到線索的。
  由此,自去年5月,全國紀檢監察系統開展會員卡專項清退活動,針對會所腐敗,中央的舉措開始步步為營。
  在“全國紀檢監察系統會員卡專項清退活動”中,據中紀委監察部官網通報,全國共計81萬名專、兼職紀檢監察幹部全部遞交了零持有報告書,其中,中央紀委監察部領導班子成員、在編幹部職工100%填寫零持有報告書。輿論普遍認為,中紀委此次開展的會員卡清退活動,是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的細化和延續,也意味著反腐敗的打擊力度,將從公開場合向私密領域延伸。
  2013年12月8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公佈新修訂的《黨政機關國內公務接待管理規定》,明確工作餐不得使用私人會所、高消費餐飲場所。
  與此同時,一些在會所中發生的違法違紀問題陸續被各級紀檢監察機關曝光:
  據中央紀委通報,交通運輸部綜合規劃司司長孫國慶用公款打高爾夫球,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據四川省紀委通報,達州市扶貧和移民工作局黨組書記、局長謝承述和該局黨組成員、副局長劉玲等人在達縣某娛樂會所唱歌、喝酒,達州市紀委已對謝承述、劉玲的違紀問題立案調查;據重慶市紀委通報,自2013年9月,重慶對全市62家四星級以上酒店、高級娛樂場所、休閑度假中心進行明察暗訪,查處公款送禮、吃請問題2241個;制止涉嫌黨員幹部大操大辦164起,清退上繳違規收受禮金100餘萬元……
  對此,中央黨史研究室研究員薛慶超直言,會所歪風有其隱秘性,不易查辦,但大量曝光的案例已經說明,任何腐敗都不會永遠躲在角落裡、藏在陰暗處,各級黨員幹部都應引以為戒,不能存在絲毫的僥幸心理。
  “窮追猛打”會所腐敗
  去年年底,中央紀委、中央教育實踐活動領導小組發出通知,要求把整治“會所中的歪風”作為教育實踐活動反“四風”的內容,嚴肅整治。有業內人士認為,要制止這種惡劣作風並不容易,因為很多會所設在公園、社區,而舉行的豪華活動很難與家庭就餐區別開來。對此,通知特別指出,各級紀檢監察機關要加強監督執紀,盯住黨員領導幹部,嚴肅查處出入私人會所吃喝玩樂等違規違紀行為,嚴格責任追究,及時通報曝光,形成威懾。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整治會所歪風並非一蹴而就之事。
  在2013年貫徹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的過程中,當公款吃喝受到嚴厲查處,厲行節約、反對鋪張浪費逐漸成為官場新風和整個社會共識之時,“會所歪風”曾有過“抬頭”之勢。
  “在2013年上半年,公開的高檔會所的確受了很大影響,但隱蔽私人會所所受影響似乎不大,因為私人會所嚴密的安保措施‘讓領導們很放心’。”擔任某會所會籍經理數年的劉女士向記者透露說,“但是,中央接著又出台清退會員卡的政策,整治也越來越厲害。”
  “現在已經過了元旦,但我們的生意和往年已不能相比,下滑有些快。”面對中央的“三令五申”,作為會所從業者的劉女士的擔心與日俱增,她甚至開始籌劃“過了年要不要換個工作”。
  “目前會所分為幾類,有的以營利為目的,收取會員費或服務費等,否則不能生存;有的會所不收費,以拉贊助費的方式生存。”北京某高端車品牌的業務經理也向記者透露說,“自從中央推出‘八項規定’,中紀委又下令清退會員卡,私人會所的生意明顯受到影響。以前,會所根本看不上我們,現在都主動放低身段過來談合作,希望我們到他們那裡搞活動。”
  “不可否認的是,目前在較公開場合尤其是豪華酒店、飯店的公款消費、吃喝等現象得到了遏制,但由於隱秘性以及查出存在一定難度,私人會所成為了貪腐官員的‘心頭好’。”竹立家說,“中央開始整治公款吃喝後,個別官員轉而進入私人會所;中央開始整治會所腐敗,又有一些人想出辦法應對。對此,一些民眾曾調侃,面對反腐政策和規定,貪腐官員往往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但現在,我想應該提出的是‘下有對策上有政策’”。
  “中央對私人會所內的腐敗行為‘窮追猛打’,表明我國反腐正步入深水區,決心堵住可能讓腐敗行為有機可乘的制度漏洞。”竹立家向記者分析說,“不讓一些人抱有僥幸心理的大環境已初步形成,反對鋪張浪費的全民監督也比任何時候都嚴密。對於這類腐敗問題,從中央到地方各級紀檢監察機關也加大了懲處力度。”
  “對於中央已經出台的制度要不折不扣貫徹落實,同時加強監督問責機制建設,切實管住黨員領導幹部的嘴和手。”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廉政研究院院長喬新生認為。
  同時,竹立家提出,要想切實遏制會所歪風就要嚴管會所。近年來,一些地方將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變為私人會所的現象屢見不鮮,其中也存在大量違法設立經營、侵占群眾利益等問題,廣大群眾對此反映強烈,深惡痛絕。竹立家認為,個別政府部門或國有企業甚至是個人租用風景名勝區的古建築和舊居古宅,改造成單位的會所,外界一般很難知曉,這實際上是一種以權謀私。
  除了源頭治理,竹立家認為還應對會所的經營行為進行有效監管,“工商部門要在登記上嚴格把關,稅務部門則要加強會所稅收管理和發票管理”。
  製圖/高岳
  (原標題:鐵腕整治“會所歪風”表明反腐步入深水區)
創作者介紹

漏水處理

iw38iwnss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