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999網路愛情故事首獎(二)二.回到飯店,又是累人的一天,幸好今天我不用陪他們去喝酒,否則明天一定又會頭痛的,我像在慶幸什麼似的在電梯內自言自語。五樓的電梯一打開,迎面看見一位年輕的飯店行政小姐,她一看見我馬上露出禮貌性的微笑,她按了九樓的鈕。我則是要到十樓的。她就站在我左前邊,離我兩步遠的位置,我回想了一下她的笑容,有點職業性的感覺,難道飯店的人有特別訓練笑容嗎?想到這裡,不禁覺得有趣,「嘿!」的笑了一聲。她轉頭看了我一下,我剛才的舉動似乎引起她的注意,但我仍然假裝若無其事,她也只看了一會兒就又把頭轉過去了,但似乎稍微皺了一下眉頭。我想,她該不會以為我剛才的笑聲很輕浮吧!假如真是這樣那我就太失敗了!我還以為那是種極瀟灑地笑法呢!「叮!」的一聲,九樓到了,她走出電梯後,又對我微微一笑,笑容隨著電梯的門也漸漸關了起來,看著她的笑容,心中突然有一個人的影子在心中閃過,是誰呢?不曉得,也想不太起來,套用村上的一句話「都到喉嚨裡了,就是說不出來!」我蠻喜歡村上的書,日本的合作公司知道這件事後,有一天當我們談完生意,突然他們的主管拿了兩本書給我,用生硬的國文說:「村上春樹的兩本書,台灣沒有。」我高興地收下了,心中有點感謝那位告訴他們我喜歡村上的人,而且下次我考慮說我喜歡美女!但回到飯店後,我又有點責怪那人的疏忽,他忘了告訴他們我不懂日文。「叮!」的一聲又響起,電梯門又開了,但我還是沒想起剛才在我心中閃過的影子到底是誰。走進房間,我像一般上班族討厭打卡制度那樣地討厭束縛在自己身上的西裝以及常使我脖子感到燥熱的領帶,我用最快的速度卸下它們,它們就像不被愛的孩子一樣丟在床上。拉開窗簾,窗外只見孤單地道路和不遠處的大樓,都在泛黃的路燈下,道路懶洋洋地送著一輛輛汽車通過,我打開房間的音響,緩緩傳來清脆的鋼琴聲,我從公事包裡拿出一瓶咖啡,拉了張椅子坐在窗邊靜靜地望著窗外,易開罐清亮的聲響,隨著我的手指扳動傳了出來。溫柔的音樂,醇醇的咖啡香,街上車燈划過的亮線,一點一滴,像傾入口中的咖啡,慢慢滲透在醞釀著,醞釀著什麼呢?腦中殘留的記憶又再一次浮起,耳畔中傳來的笑聲﹍﹍電梯中殘留的記憶被莫名的喚起﹍﹍音樂、咖啡、香味、亮線、記憶、笑聲、遙遠﹍﹍三.慢慢地,琴聲漸逝,手上的咖啡也只剩最後一口,我站起來,伸了伸腰,但隨即我又躺在靠窗的床上,想想實在也有趣,當初公司以為三個被派來出差的人會住同一個旅館,於是訂了一間有兩張床的四人房,但沒想到日本分公司也「好心」的又在別處訂了一個四人房,於是我們三個被派來出差的人,經過我們私下的抽籤,只有我可以住進這家五星級的飯店,其他兩個人就住另一間飯店,反正也不影響我們來的目的,基本上公司就是希望我們三人別經過任何彼此的討論,個別提出一份對日本合作公司的報告。最後,我還是決定在自己不小心睡著之前,起身從衣櫃裡拿了套休閒服,然後進到浴室洗澡,洗完澡,圍著浴巾,我坐在床上,背靠著淡藍的商務中心壁紙,打開床頭燈,拿出我的筆記型電腦,正打算再檢視一下文件,電話卻在這時響起。「喂!」我還是不習慣用日本話說"摩西摩西"「喂!」是個女生的聲音,她叫了我的名字。「嗯!是啊!我就是,妳是誰?」「我是在飛機上幫妳找筆的人。」「找筆﹍﹍喔!是妳啊!幹嘛!要化妝品嗎?」說完,我不禁笑了出來。「嘿!沒時間和你開玩笑啦!我可不可以到你那邊過夜?」「什麼?過﹍﹍過夜?」放在我腿上的電腦差點掉下去。「喂!可別想歪喔!總之,一言難盡啦!你先說我可不可以過去啦!」「這個﹍﹍到我這裡﹍﹍」「喂!行不行啊!我快沒零錢了!」「可以!」我不知哪來的勇氣說這樣的話。「哈!我終於得救了!謝啦!對了!你等一下到大門等我,我穿一件白色的大衣。」她才一說完就掛上了電話。我慢慢掛上電話,呆呆看了電話上的計時器,我們剛才兩分鐘的電話,使我房間裡多了一個女客人,也使我將要在攝氏十度的晚上站在飯店門口。換上休閒服,披著大衣,在脖子上繞上圍巾,由於大衣是黑色的,儘管我沒戴上飯店服務生的帽子,還是有人把我當作小弟,直接把行李交給我,最後我乾脆坐在大廳的沙發上,選了一個可以看見大門的位置坐下,就這樣子一直盯著大門看。十點,有一輛計程車停在門口,走下一位穿著淡藍套裝披著白色大衣的女子,她下了計程車後,就一直站在車旁,好像有點手足無措的樣子,我仔細地看了她一下,才像想到什麼似的跑了過去。我走出大門口,她正看著服務生拿下行李,她拉緊大衣,深深吐了一口氣,在這種氣溫下,化成一團白白的霧氣。她臉色顯的很蒼白,我走到她面前,她抬頭看到了我才露出了安心的笑容。我吩咐服務生提著她唯一的咖啡色行李,然後我帶著她走進飯店,但她似乎還是覺得很冷,微微地顫抖著,我把自己的圍巾拿下繞在她脖子上,她只向我微微一笑,並沒再多說什麼。她連微笑一下似乎都很費力。電梯緩緩地上升,我看著她臉上泛著寒冬中特有的紅,但她的眼神卻帶著疲勞和迷惘,她的視線不在電梯樓層的指示燈,而是停留在一種空洞的黑暗中。「先到房間裡好嗎?」這是她見到我後,唯一傳達出來的微弱訊息,也是她目前為止唯一的一句話。進到房間,她靜靜地坐在床邊,服務生把行李放在床邊就關上門出去了。她把視線轉向窗外的景色,兩隻手交叉地抱在胸前,即使房間中有暖氣,但她仍然連大衣都不脫,還是緊緊抱著,似乎很冷的樣子。「怎麼了?為什麼跑來這裡,真的想要化妝品嗎?」我故做輕鬆地問。她並沒有回答,過了一會兒,她才慢慢地像說著遙遠記憶似的說了一句。「有沒有綠茶,我好渴。」她這才回頭看我。「綠茶?喔!好啊!我下樓去買買看有沒有。」我走到她面前俯身看著她的臉說:「妳好像有點累喔!沒事吧!」她微微點了點頭,表示沒事。我到樓下買了兩瓶溫過的綠茶回來,然後在門外敲了十幾聲後她才打開門,只見她有氣無力地靠著門緣。「喂!妳沒事吧!」我才說完,她整個人就向我倒過來了。在我還來不及高興前先嚇了一跳,她的額頭出奇的燙,我放下手上的綠茶把她扶回床上,這時她似小型辦公室乎連張開眼睛都沒辦法了。我仔細地看著她的臉,才發現她臉上泛著微紅不是因為天冷,而是高燒的結果,她的嘴唇早就又乾又白了!我趕緊打了通電話到櫃臺請他們幫我叫了部計程車,然後把掉在床上的圍巾又再一次繞在她脖子上,然後扶起她,她幾乎沒辦法走路,我把她的左手繞過我的脖子架著,我的右手則緊緊抓住她的右肩,讓她身體靠在我身上好扶著她走。坐上計程車,我催促著司機到最近的大醫院,到了醫院門口,她已經沒辦法走路了,整個人使不出力氣的樣子,我抱起她走進醫院,而司機則好心地幫我去醫院內叫醫生。醫生稍微診斷一下說是高燒過度,他們把她放在一張病床上,打了針退燒針,又替她打了葡萄糖點滴,我坐在床邊靜靜地看著她,手上抱著她的白色大衣和我的圍巾。四.退燒針似乎有用,只見她原本皺著的眉頭,漸漸展開了,慢慢地呼吸也有規律,看她微動的嘴唇,她或許正在作夢吧!總之,生病能好好睡一覺是最好的恢復方式。點滴快打完時,她也醒了過來,喝了一些水,整個人看起來好多了,醫生又再替她量了體溫,然後讓她在床上休息一個小時後,就叫我去拿藥,可以回去休息了。回到飯店房間,她似乎還是很累,我讓她躺在床上,才幫她蓋上棉被,她就睡了,我坐在兩張床中間的地毯上,撿起出門時掉在地上的綠茶拉開瓶蓋喝著,我偶爾伸手摸摸她的額頭,好確定她沒有再發燒。我拿起床邊的筆記型電腦,一邊檢視著資料,一邊注意她的情況。不知道究竟過了多久,只見電腦螢幕上顯示著Am 1:00 ,不知不覺到了凌晨,我轉過頭去想看看她如何了,沒想到她正窩在被窩裡,只露出兩顆大大的眼睛看著我。「怎麼?好一點了嗎?」我問。她點了點頭。「妳一定是在這種天氣下亂跑才會感冒的,航空公司倒啦!不然妳怎麼留在日本?」她看了我一下,然後緩緩低下頭去,我心中有一種不祥的感覺,果然,她的雙肩開始微微震動,然後,我可以聽見她的哭聲。我趕緊伸手過去推推她的肩膀,然後道歉道:「喂!別哭啦!我開玩笑的。」我不是擅長安慰別人的人,更別說勸別人別哭,眼看著她就要越哭越烈,我趕緊接著說:「妳別哭啊!妳哭的話,有人也會跟著傷心的。」這句話好像有效,她聽了後漸漸不哭了,只是紅著眼睛看著我。「你知道嗎?」我接著說「當妳傷心的時候,妳不會是一個人悲傷而已,有人也會更著你傷心,或許那人不在你的身邊,但假如他知道妳是這麼難過,他也會因此落淚喔!所以,知道嗎?誰都不想讓一個關心自己的人為自己傷心、流淚吧!所以,別哭了!為了自己,為了那個關心你的人!」「喂!不哭了喔!這對生病的人不好。」我一邊說一邊起身到書桌上拿了包白色的藥包,裡面有醫院的藥和我買的體溫計。「來,把著體溫計放進嘴裡,好讓我看看妳有沒有在發燒。」她微微張大了嘴讓我把體溫計放入她嘴裡,過了五分鐘,我拿出體溫計,三十八度,果然有點發燒。「稍微有點發燒,還是吃包退燒藥吧!」我自顧地說著然後就從床邊小櫃子上的水瓶倒了一杯水出來,接著我坐到床邊扶她坐起身子,讓她把藥吃了。然後我把被她哭濕的棉被和枕辦公室出租頭跟另外一張床上的那組換過來,安頓她躺好後,我繼續坐回兩床間的地毯上。她又側過頭來兩眼大大地看著我。「幹嘛!突然覺得我很帥嗎?」我說。她噗嗤地笑了出來, 前額上的劉海微微地晃動,髮稍因而輕輕敲著她的眉毛,我想,這個鏡頭如果在名導演手中一定是很美的一幕,就像別人說的「美到小狗都會咬絲襪」的地步。然後她大約又看了我一兩秒後就轉頭回去了,我突然覺得她在看我的眼神,似乎也在笑著。「好好睡一覺吧!我在旁邊看著妳!」我說。她微微點一點頭後不久也就睡了,而我雖然說要在一旁看著她,但由於實在太累了,自己也就模模糊糊地睡了。五.耳邊傳來房間外走廊上小孩追逐嘻笑的聲音,房間裡也迴盪著音符,我睜開眼,陽光已從窗戶落了進來,在剛睡醒的模糊視線中,有一個白色的身影站在衣櫃的鏡子前。不會是鬼吧!慢慢地那白色的身影逐漸向我走來,然後彎下腰看著坐在地毯上的我。「你醒來啦!」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了過來。這時我才回想起昨夜的事,連忙從身後的小櫃子上拿下眼鏡戴上,看了看四周,我身上多了條棉被,她也不在右邊的床上,沒錯,她就站在我面前。「妳沒事了啊!」我趕緊拿開棉被站起來看著她。「嗯!」她微笑著點了點頭。「真的嗎?妳昨天好嚴重呢!」我一邊說一邊伸手按在她額頭上,想確定她沒發燒。她沒做任何反應,就這樣讓我把手放在她額頭上,只用兩隻大大的眼睛及一張微笑回應我,反倒是我這時才驚覺地收回了手。「用體溫計量一下吧!」我說。「放心,」她微笑著說,然後從書桌上拿起體溫計對我搖了搖說「三十六度半,退燒啦!」「真的啊!」我接過體溫計看了看「那就好啦!妳餓不餓,要不要我叫人送飯進來,妳真的沒事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沒有啦!完全沒事,不過你﹍﹍」她向我走前了一步,稍皺著眉頭說「你好像很累喔!滿憔悴的樣子,沒睡好吧!」被她這樣一說,我才又覺得眼皮重了起來,全身也顯的十分疲倦,昨天最後一次看手錶是凌晨四點,而現在是早上七點。「你先在去睡一下好了,我自己會處理我的事。」「嗯!那好吧!妳自己叫東西吃,如果又不舒服,可要告訴我喔!」說完,我已經倒在床上了。在躺到床上的同時,隱約聽到她說等一下,但我沒理會她,等我整個人倒在床上後,聞到枕頭上的香味,我才知道她剛才只是想告訴我她昨天睡在這張床上。半夢半醒之間,耳邊可以聽到她打電話叫飯的聲音,她說了一口標準的日語,應該是標準吧!至少我聽起來是如此。不久,房間傳來一陣香味,我想是飯送來了吧!她曾經輕聲叫我,問我要不要起來吃,我微微搖了搖頭回應他,我實在太累了。我做了一個夢後也就慢慢醒過來了,我在床上坐起身子。「隱約」可以看見她坐在靠窗的床上,背靠著淡藍的壁紙,因為我有深度近視,反正只要不戴眼鏡,看任何東西都只能「隱約」。「睡醒啦!」她問。「嗯!睡的很飽。」我一邊說一邊從小櫃子上拿起眼鏡戴上,這時眼前的景象才又清晰了起來,她拿著一本黃色書皮的書。「咦?你在看書啊!」我問。「是啊!從那個書桌上拿的,這本書不錯喔!」她宜蘭民宿說。她說的是日本公司送我的書。「喔!那我兩本書都送妳好了!」「真的?」她似乎很高興。「是啊!反正我看不懂日文。」我站起來舒展一下身體。「不懂日文?那你昨天怎麼送我到醫院?」她吃驚地說。「這個啊!」我把視線從窗外轉了回來「醫院、醫生,是我僅知的日文中的其中兩個,其他一概不懂。」「那你怎麼到日本出差?」她問。「用英文啊!不然就請翻譯囉!何況我的搭擋也懂日文,而且我昨天也是用英文向醫生解釋妳的病情的。」「哦!」她恍然大悟似的點了點頭。「對了,這是妳的一些證件。」我從口袋裡拿出一個裝證件的皮夾給她。「咦?我放證件的皮夾怎麼在你那邊。」她拿著皮夾說。「他們需要用妳的證件存檔啊!妳又昏的不省人事,我摸遍妳全身才找到的。」我說。「你摸﹍﹍」她一臉驚訝地看我。看她那付擔心的樣子,我不禁笑了出來說道:「開玩笑的啦!我請護士幫妳拿出來的,何況這放在妳大衣口袋,我怎麼可能去摸到妳。」「呼!嚇我一跳!別開我這種玩笑。」她說。「妳想不想吃點東西啊!我覺得有點餓!」我看了看錶,已經十二點了。「好啊!我們出去飯店外吃啊!」「出去?妳的病剛好耶!這樣不太好吧!」「放心啦!我又不是三歲小孩,我會照顧自己的。」雖然我一直反對,但她十分堅持她的病好了,我說不過她,也就只好聽她的了。她拿了套衣服走進浴室裡換,我則直接在床邊換了上衣,我把自己和她的大衣從衣櫃裡拿出來放在床上,然後坐在椅子上等她。大概過了五分多鐘,她換好衣服出來, 穿了件合身的淡藍色長褲搭配一件白色毛衣,衣服舒服地貼在她身上,完全表現出她修長的身材。「好看嗎?」她站直在我面前微笑著說。「好看,當然好看,只是﹍﹍我們只是出去吃飯,可以穿輕鬆一點啊!」我說。「那可不行!」她一副認真的樣子,還伸出右手食指向我搖一搖說「我的原則是上街一定要漂漂亮亮的!」我微微一笑,把大衣拿給她,然後在我的堅持下,她不甘心地圍上圍巾。我們到了飯店外大概兩、三百公尺外的小麵店裡,兩個人各叫了碗麵吃,麵熱呼呼的,很適合這種天氣吃,但由於我剛睡醒,肚子雖然餓,但食慾還不好,她也因為生病剛好,也是吃不下太多。麵店前有一條小河,過了橋就是公園,我們走出麵店後,就到那公園散步,公園很大,有許多兒童的遊戲器材,鞦韆、沙坑、溜滑梯,雖然是中午剛過不久,但還是有許多小孩在那裡玩。我們找了張長椅坐下,現在雖然是冬天,但午後的風卻在太陽的關懷下,吹拂著溫柔的氣息,非但不冷而且令人覺得舒服。長椅後面的大樹,正開著淡黃的小花,感覺上有點像印度紫檀,但應該不是吧!印度紫檀是在夏天開花的吧!總之,那淡黃的小花,隨著溫柔風中的旋律,伴著香氣飄下,看那淡黃的花瓣悄悄地落在眼前,突然覺得自己像是在歐洲森林小道間漫步的旅人。就和她,循著屬於我們的林間小路漫步,和她﹍﹍?我到底再想什麼啊!我只認識她一天吶!

iw38iwnss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及人搬家小語-搬家小叮嚀搬家小語:寫給找及爸摳搬家的朋友們一、二手車PRZ的好處二、搬家小細節三、消防逃生不可少四、省油錢小秘訣==============================(一)Ford早期大量生產,品質無法兼顧,形象較不好。2000年起用日規引擎,品質大幅提升。(二)早期大量生產概念作祟,造成大量年度車閒置未售出,議價空間大。  (ps.年度車指20008生產,2009未售出即降價之車)(三)一般轎車50萬起跳,貨車40萬左右即有陽春車。過一年度必定降價,但貨車降價較慢。  一般來說,轎車隔年原車價打7折,貨車隔年原車價打8折,折舊率低,較能保值。(四)PRZ後車廂空關鍵字行銷間方正,長寬高,與同類型車廂差不多,且無後輪輪拱空間置物較方便。  車長較一般轎車短40公分,操作靈活,4公尺(約2車道)及可迴轉(五)後排座椅可完全攤平,空間變化多。(六)省油車款。新車油耗15公里/公升,8年車也有13公里/公升。(七)省保養費。手排車保養便宜,故障率低。每次保養約1000元。(八)省稅金。PRZ為993CC.與800cc.車款同等級稅金。牌照稅及燃料稅皆4320元,故年繳8640元。為國內汽車最便宜之稅金。(九)小地方方便!為右方加油,限加92無鉛,油箱40公升。大多數車輛為左方加油,故PRZ每次加油很少排隊。●缺點:(一)引擎熱、大聲:引擎就位於駕駛座酒店經紀位下方,駕駛較熱,後座較吵。(二)避震差:為貨車鋼板避震,不易壞,但行車震動較大。========================================================住屋小叮嚀(一)防火逃生多留意1.法規規定,每一層樓至少一具緩降機。(10樓以上無緩降,需設有灑水設備)2.建議自備CO2滅火器。(乾粉滅火器為ABC三類火災通用滅火器,雖普遍,但具化學傷害性。  噴到電腦電腦毀,噴到汽車引擎引擎毀,噴到眼睛眼睛瞎)3.注意對外窗及規劃逃生路線。(二)家電使用1.注意標示的年份(例如:冰箱24小時使用,10年以上的要小心電線老舊)2.注意鄰近溫度,盡量不可溫度過高或高低溫溫差大。(如洗酒店工作衣機放室外易壞)(三)電線延長與收納1.綑綁電線→造成局部迴路過熱,成為起火源。繞圓圈的較好。2.插座不超載。一般規定每一插座就一電器最佳。3.真的使用延長線,插座要有跳電裝備,以免超載。(四)通風除濕方面1.最重要的是有流動的空氣。門、窗連線之對流,不可通過床頭與書桌。2.常備廢報紙。(個人覺得木炭、咖啡渣僅對冰箱內除臭有用,其他物品除濕效果差)3.木家具上油性油漆,不易受潮發霉。格子中先墊報紙再放物。(五)搬動冰箱1.冰箱前後左右應留5分鐘左右空間,上方不可放重物。2.搬動後,因冷媒晃動,需靜置4小時以上,讓冷媒回到底部壓縮機再開,冰箱比較不會壞酒店打工。(晚間搬家,搬好冰箱,可以隔天早上再插電)3.冷凍區物品可以放在冷凍庫內一起搬。(六)省錢小秘方1.電腦隨手點休眠、設定螢幕保護程式2.日光燈短期還要開,別頻繁關,否則日光燈壽命減短。3.插座加裝「開關插頭」,可從牆壁端,直接關閉電器。4.閒置插座,每2間房間加裝一個「迴流節電器」(電器行有,可收集剩餘電,保電壓穩,電器壽命延長)5.預備一週用冷凍食品→可將醬汁類如咖哩等先放於製冰盒,放於冷凍庫。(七)其他 1.製作電話表,放平時重要聯絡電話。如房東、水電、瓦斯、各項常用網址,以方便連絡。2.瓦斯熱水器放室外,仍要注意通風,否則瓦斯不散,仍有中毒酒店兼職案例。

iw38iwnss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